恶魔的猫

用了这软件这么久第一次知道在这里能写介绍的……

重塑 十一

蹑手蹑脚的,
雷伊弓腰慢慢靠近一个正在远眺的文艺卫兵的身后,一记手刃让他倒在了一边,然后开始快速搜身。
“咦~没想到黄刺猬你竟然会喜欢这种货色,我真是——”
牢里的人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雷伊即将远去的背影,时不时回头露出表情包里的经典面容。
“唉!?雷爷爷我错了啦别丢下我呀!?唉!”
调侃的欢快变成了哭爹喊娘
“钥匙,出来后赶快把地图给我”雷伊头也不回地把从卫兵身上搜出来的钥匙精准地扔到牢房的小口里,警戒地看着楼梯口的情况
牢里的囚犯开心地边唱歌边打开了门“欧耶我自——”
“我怎么会遇到你这种人!”雷伊低声咒骂着,扑到那人面前不顾他满面的油渍一拳捂住了他的嘴
“哈哈抱歉,关在这里都快有几十年了,有点高兴……喏大陆地图,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跑啦,再见邻居!”囚犯准备迈开他那瘦骨如柴的腿时,
“……你呢?”雷伊一把把他领子揪了起来
“你从来都没说过你给我地图后该怎么逃出去,我有翅膀但你没有,这里戒备森严,以你的智商十成还没出去就会被抓回来”
“呃……大哥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跑路呀,在这里聊天不太好吧?”囚犯适时地提醒道
“今天是大陆的节假日,除了这个卫兵外监狱就没人了,这可是你说的”雷伊冷静地说道,双手交叉俯视囚犯,祖母绿的宝石眼深邃而显得沉稳平静

“你是要我跟你一块跑路?可以呀我们——”

“不我只是想说,你到底是谁?”
囚犯混浊的双眼闪过了一丝亮光

“这几个月你不厌其烦地教我这个大陆的语言文化,热心程度都快赶上每天过来的神父了。不仅如此有福同享,有难你来扛,要是我的同伴看见了的话肯定以为我才是你的救命恩人,会说我们那个宇宙的语言,给一个刚进来的陌生人说自己的逃生路线……太明显了举得例子我都可以说到守卫回来了”

“说这么多你嘴巴喉咙不痛吗……”雷伊以理服人本领强度,囚犯今天算是领悟到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努力编织着语言

“呃……其实——我是——”

——精灵宇宙的某个角落处—————————

在所有人不惜超速驾驶飞船赶往信号地点的几个小时前,卡修斯意外发现雷伊的生命指数以很不正常的速度回升,在健康指数停了下来,过程只花了几分钟

卡修斯:“?????”(问号脸)不会是故障了吧?”
布莱克:“不会,这个机器我是检查过了的”
缪斯:“那会不会是雷伊现在的地点与我们现在的时间流逝是不同的?就像异界空间和其它地点一样?”
布莱克:“有可能……啊!”

盖亚:“怎么了怎么了雷伊他怎么了黑衣怪你快说啊!”(语无伦次)
布莱克:“雷伊他——”

“长胖了”

盖亚:“…………哈?”

卡修斯:“唉对啊队长的胆固醇指数显示很高呀,大概都有两百多斤了吧”

缪斯:“噗,啊又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哼哈哈三百多斤的雷胖墩哈哈雷伊这是要过冬吗还是那里东西太好吃了呀哈哈哈哎哟喂这个机器太好用了连分析后的人体模型都能看……哈哈哈~”

布莱克:“哼”(用斗篷遮住了脸)






他应该,脱离险境了吧,这么想着,盖亚按下了死亡速度的按钮,油门踩到了最大

月色近黄昏

*雷安向

*ooc(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还是加上吧)

*真.渣渣文

安迷修喜欢喝安慕x

半天不喝五瓶就浑身难受的那种

如果他不是学生会会长成绩太过优异的话老师早就把他在抽屉里囤的几箱安慕x全给烧了

能明目张胆得在课堂上吃喝逗乐的除去安迷修

还有学生会副队长——安莉洁的黑名单上的长年头榜人物

雷狮

如果说因为安迷修是老师的心头肉所以老师舍不得打骂,那雷狮就是彻底的官权压人不嫌大的典型例子

父亲是雷王星的国王,还是这个学校的董事长,还、是、一个极品儿控。更要命的是几年前雷狮的大哥也是皇室继承人成为了这个学校的校长,傻子都知道应该用生命去躲避这个恶霸三皇子

可偏偏这个在教室里和对方有着相同爱好的学生会长当了这“傻子”

原因是雷狮在一次打完篮球后看到安迷修正边喝着安慕x边帮同学测身高,就走过去若无其事地抢过喝了起来,喝完后盒子回到了安迷修那还悬在空中的双手

两人对视几秒,随后安迷修便抽出他那两把40米大剑冲向了雷狮,雷狮愣很久才反应过来要拔锤子

新生的第一节体育课就在神仙打架中过去了

就此,两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说来也怪,几天后一个外号叫“星月魔女”的新生也和雷狮一样当着副会长笑嘻嘻得喝下了对方的柠檬茶,后者惊讶一会后说道:

“喝了我的柠檬茶还能笑的这么开心,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安莉洁深吸一口气,脸凑了过去,魔女的长发刚好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邻边的安迷某被吓的脑内一团乱码,正在串桌串到安迷修旁边的雷某反倒没有往常的嬉皮笑脸,脸黑的好像被谁吃瘪似的

明明都是一样的套路,为啥怎么不一样啊

我要想想

首先,我的文里有世界观(大概)但我这渣渣写文几乎从不会打稿,胡乱写,所以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大致剧情与结局已经想好,但实行起来相差甚远,想死的心都有了

妈耶,我这是要停更重来的节奏吗,果然我这渣渣就不适合写文老老实实读书才是本命╯▂╰

重塑(十)

“艾尔,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车轮快速滚动着,不顾是否太过颠簸极速前行在泥泞小路上,倾斜而下的月光把路照的异常明亮

“不清楚,您是一个摸不透的人,虽然你看起来很亲和,但你却不希望别人靠近的一样”
“你是不是做过心理咨询师呀,这么懂?”威廉笑道
“我哥哥是…”

整个晕轮都在夜空中熏染开来,盖住了星辰,也盖住了一些别人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那艾尔,你想你的家人吗?”

“不,完全不会,因为他们在我的人生里从来都没出现过,我只是他们名义上的孩子,除了需要每年的养育费基本就没什么好谈了,在我成年后他们更是直接搬到了另一个星系,之后再也没见面”

“像是逃离,摆脱吗……”
威廉把手伸出车窗外,湛白晕光瞬间覆盖在上,有点像月光精灵使用的那些闪光魔法

“同性相吸吗?……哼”

“艾尔,在我被抓回去之后,你一定要前往石塔,无论用什么手段,甚至可以抛弃我”

未等艾尔回问,马车突然停下,外边传来十分嘈杂的马匹嘶吼的声音








“我们奉国王陛下之命,威廉伯爵将要禁足于皇宫,请下来配合”
威廉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嗯?里面好像还有人……”一个卫兵正想探头看看,眼前突然一黑,还没回神就被踢下

艾尔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长剑,长剑被诡异的青色火焰所覆盖,刚才被踢出来的卫兵腹部盔甲上冒出缕缕青烟

“是异世界的人,攻击!”没有过多言语,长官直接下达了死令
几个士兵在同伴背后释放出某种法阵,手腕上的装饰物熠熠生辉
卫兵一个个冲了上来,剑柄发出银色的光芒

艾尔挥出几个火球打入地面,爆出尘埃和烧焦的烟味,减小了敌人的视野,从侧面窜到敌人后方用剑柄敲击了几个倒霉蛋的后脑勺,迎面的一记重劈破开敌方的一个中盾,冲击力使那人直接倒地,远处的箭矢还未飞入烟雾里就在空中拦下砍断,有几支甚至倒回头飞向原点,木制柄处还在燃烧,野草被点燃的一瞬间一个庞大的火巨人站立而起咆哮着向他们冲来,威力再大的水浪也比不过此刻的星火燎原,火势凶猛到要烧遍整个原野
以身体作轴挥开几寸烟雾,确认威廉的位置后冲向离他最近的马匹逃离现场

“伯爵先生,请和我们走吧”崭新的另一个马车恭候在一旁,说话人像是没看到似的平静地说道,全然不顾被火巨人包围的卫兵的死活

“等等,救救我们!!”一个卫兵声嘶力竭地喊道
“我们只是仆人,可没这么多本事啊”他挥了挥手,打开车门,示意威廉进去

看着镶在车上的碧丽装饰,威廉苦笑着说:
“我还是喜欢刚才那一辆呢…”

开学这么久打开一看——

原来我也是有粉丝的人呀!!(划重点)

明天更新,想用比较正经的调子,勿喷

重塑(九)

混蛋

威廉这样想着

然后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

为什么会这样啊!瞪着这金碧辉煌的建筑,华丽到让人害怕的装饰物和一堆怎么看都很奢侈的酒类和甜点,威廉大脑空白到出现乱码以至于想不到别的事情

他恨不得把自己头上已经弯曲成型的角重新拔下来包个布淋个油点然丢向面前这个还在悠闲喝茶的家伙

“保康尼.阿贝斯,你他喵的都给我干了些什么?!”威廉气急败坏(他自己认为是那样)地从桌上拿起盘子——

把里面的曲奇全都吃光后又放了回去,然后他抄起餐刀——

插在了蛋糕上

保康尼双眉紧蹙,合上书本很不耐烦地说道:“不是你说的造个有水母有深海的地方其他随意的吗,还要让这个世界里的大多数人信仰月亮,我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保康尼看向窗外,那几乎覆盖了整片浩大星空的澄澈满月仍如往常那样挥洒着皎洁白光,似乎是在给世人传达那些不可言论的神谕

“呵呵,深海呢,水母呢?”威廉嘟起嘴来“混蛋……”

“楼下那花园的水池不就是咯”

“………………………………………………哈?孩子你是在说鸟语吗我怎么没听懂?”(傻眼)

可能是被威廉的样子给逗笑了吧,保康尼渐渐脸色平和了,反之是平日里经常出现的冷笑,惊得身边的女仆们一阵冷汗

“只是个雏型,你要的那种整个世界都是海洋我做不到,你给我的能力太过微弱,况且这些年不都是你造出来的嘛”保康尼正想伸手去拿点吃的,却中途连碗都没越过就被威廉拍开了,还被瞪了一眼

威廉的举动吓得一个女仆一不小心将茶杯掉在了地毯上

威廉帮忙拾起后又继续啃咬着

保康尼瞥了一眼便没再管,只是叹了口气“迟早得变回肉泥……”

“略略略略略腰尼管!”(要你管)

“滚开你快喷到我身上了”保康尼嫌弃地用书本把甜点推到威廉面前,拿起地上的酒打开喝了起来

就连坐在窗边的信徒艾尔也对自己的神明翻起白眼

“来人啊,做几盘甜点过来,随便什么都行”站在门口的侍者恭敬地迅速退离房间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威廉的无底洞把这些佳肴尽数推进去享受“但别以为这样我就会饶了你,什么鬼雏型,还不如给我回炉重造捏!”

“生物进化本就不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无论我进行怎样的诱导,那些水母五千年过去了还是水母,我都有点好奇你的造物主是受了什么刺激要进化成——”保康尼嘲讽般笑着看威廉狼吞虎咽的过程“饿死鬼的样子”

“呵呵”威廉把吃的全都围到自己怀里,像恶龙保护财宝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艾尔好像在保康尼的眼睛里读到了什么,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又不好向主子说,只好去烦烦那些跑来跑去的侍者们

“我们的造物一开始是什么样不代表以后,可你连谁都没造出来几个,唬谁呐?!雏型?哈——呸!”
保康尼笑容泛滥到令人害怕,有生气,恼怒……
但为什么更多是溺爱呢?
错觉吧

“好吃吗?”“嗯!”(跟小孩子似的回答了)
“那多吃点吧”保康尼很和时宜地递来叉子
“还用你说?”威廉吃的不像是在这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反倒有一种在路边地摊吃的那种豪爽感

好吧应该是欠礼仪

好吧应该不是错觉

两人“交谈甚欢”,从黄昏一直持续到了傍晚

“艾尔,回去吧,跟这家伙真是白费口舌了,真不知道他随我了些什么”见到两人终于停止了交谈,趁他们又开始之前艾尔赶忙过来把厚重的披风披在了威廉肩上

“都是我在说话你在张嘴吧”保康尼有些无奈,
“哼唧,那又怎样?”威廉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吃完了不想动呢……艾尔,背我!”威廉对艾尔伸出手,抬头看着他。这在正常不过了,因为有次威廉损艾尔长得太高想体验一下“高人”的空气就好几次让他背他抱他,都快养成习惯了

“……………………威廉大人您还是自己走一会儿吧,没事就走两步”与保康尼的视线对视几秒后艾尔还是选择退让

威廉向前走了两步

“好了,抱我”好吧,见到神明这么坚持,艾尔干脆闭上眼睛将威廉搂过来,还没等他抬起来威廉就像个考拉直接手脚环抱架住了他

“出发!”威小朋友看起来很兴奋

保康尼似乎传来了不太满意的声音,艾尔突然有种奇怪的骄傲感油然而生

盯着两人离开后,保康尼倒回椅子上,满眼的颓废。这时一个年轻的骑士走了过来
“国王陛下,地牢和高塔同时传来了人数突然增多的情况,好像是——”
“未知传送门,还总会在特定地点出现,带来的人男女老少人数不等,甚至还有长相怪异的生物或是奇珍异宝……”保康尼流利地背完多年所总结出来的标准答案
“是的……要向以前那样吗?”
“不然呢,把那些能用的东西都收起来,人的话…………”

“都喂了”

重塑(八)

雷伊试图靠墙来让自己避免两面受敌的局面,他侧着身子慢慢向墙根匍匐前去,大量的暗红色液体循着他的身体留到了地板上

雷伊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大脑因为失血过多缺氧而开始胡乱的指挥方向,好几次他都差点失去重心倒回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但他还是咬紧牙关,使劲把这个躯壳拖了过来

背靠着墙后他顿时觉得安全了不少,四面八方传来的都是野兽的咆哮声,但现在的他甚至虚弱到已经没办法在指尖炸出一丝的电光来保护自己

记忆里,在他与盖亚告别后拐过墙角后的一瞬间,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将雷伊的视线全部覆盖,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后,还没来得及大叫头就被砸晕了

应该还没过多久,但四处空荡荡的能利用的东西一个也没有,只有野兽所带来的孤立无援的绝望

唯一能支撑起他的两个字在脑海不断回放,但是随着意识的离去开始逐渐模糊。他依稀看到黑暗中,有两盏粉色的灯光在向他幽幽地靠近,在距离仅不到半米的距离停了下来,灯光向下一会后又继续不怀好意地窥视着他

雷伊看了看自己腰间的伤口,可谓是惨不忍睹,如果是那个医生看一下的话一口就能断定这是某种生物咬的,但哪个生物能一嘴把一个成年男子的脊椎都差点咬断哒?

体内传承过来的能量支撑着雷伊的身体,但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他就要因流血休克而死了

堂堂一代雷系精灵王,没有战死在沙场,反倒是在某个小角落里流血而死的,这笑话传出去估计连自己都要哈哈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吞到某只野兽里的结局

那只野兽顶着那两盏粉色灯笼凑到了雷伊的面前试探着,呼出的气都喷到了他脸上了,感觉让人十分倒胃口

盖亚,我——,雷伊终还是心有不甘得想着,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终点的来临

可生活往往都会随着第三方向发展

“黄色的刺猬头,绿色的眼睛,白色衣服……额全身都被红色覆盖?这蜡笔画画得可真是——美轮美奂……”

雷伊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他努力抬起疲惫的眼皮,顺着声音看去,那只野兽听到有人来便跑到了其他地方

有人在找他,不管是敌还是友都没关系了,只要能把他从这鬼地方带走就都行

他张了张嘴去试着发出点声响来吸引那人的注意,但从嘴出来的只有地上流出来的那些东西,雷伊只好咬牙坚持希望这个人能快点发现他

“在哪呢?”微弱的亮光朝雷伊前来,正当雷伊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光线还没照到他的脚边就折返回去了

雷伊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停了几秒

“嗯……没有呢,回去吧~”

心中燃起的雀跃顿时被淋头浇灭

雷伊:(@*&%$£¢¥#)

要开学了

如标题,我要去收集一下我的学习资料了,顺便再修改一下

军训

戴着迷之墨镜的艳阳正高照在每一个站在这像木桩子的绿皮学生,不少的绿皮已经得意洋洋得坐在阴凉处调侃还在暴晒就差没来个翻炒的其他绿皮们

作者:“呜呜呜我要死在这儿了
p(´⌒`。q)。゜.”(感觉要吐彩虹了)
白鸿唐:“为什么是我们还在这里傻逼逼的晒着呀?!还有——”
不顾生命危险白鸿唐把手从宽大的绿皮伪装里伸了出来
“那五个家伙为什么可以一直坐在哪里呀?!”

被指着的五人也不是谁,按作者的尿性你们都可以猜的出来的……吧?

雷伊:“加油威廉,我们会以精神支持你哒!”(在远处无声地呐喊)
白鸿唐:“我可问候你的妈妈桑哟,谁他x的是威廉啊,是男人就出来晒个昏天地暗呀!”(心灵沟通)
盖亚:“兄弟就是没胆呀!”

绿皮军官:“好了,每一个人准备——”

“翻面!!!”

众绿皮:“1、2!”(翻面,目视着娇艳的阳光)

雷妈妈:“加油威廉!你可以的威廉,别忘了自习的时候你说的请我们吃零食的呀!”(躲到了更阴凉的地方)
白鸿唐:“都他x说我不是威廉了啊!”


重塑(七)

现在的战神联盟可谓是忙得焦头烂额

星系之间开始陆续传出失踪人口的消息,小到黎民百姓,大至星球守护者,人数呈飞快上升的趋势,突如其来的灾难顿时让大多数人都束手无策,事态已经严峻到无法忽视的地步了

就好像病毒一样,从卡兰星系开始逐渐蔓延到各地,没有任何的预防手段,受害者之间没有共同点,作案手法不明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对某些强者来说也有效

恐慌扩散到每一个人身上,蚕食着他们的理智,失去了守护者的精灵开始背井离乡,逃离到自认为安全的地方避难

而且不仅是人,一些荒芜的星球也是一夜之间突然从星际导航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也就只有漂流过来的陨石了

人们祈祷这个始作俑者能自己收手,但好比贪婪的无底洞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受害名单只会越来越多,似乎永无尽头

而在事件爆发的第六天,雷伊失踪了

就在他刚刚和盖亚打完招呼拐过墙角时,不知从哪爆发出类似划玻璃的尖锐刺耳声,察觉到情况不对的盖亚想确保雷伊的安全时

他的直觉是对的,本该站着一个人的位置此刻却无故多出了一滩血迹,血迹上方像沸腾的开水一般,蒸汽徐徐的往上空升起,呲呲得腐蚀着地板,在这几百年都没绣坏的钢筋现在被这血迹拦腰截断,两边痛苦得弯曲起来,银亮色的部位侵蚀成难看的焦黑色。场面看起来触目惊心,盖亚顾不得伤心,及时疏散楼下人员后才避免这可怕液体流到那个倒霉蛋的头上给他来一个免费的终生洗头

仅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雷伊似乎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难以将雷伊不见和今天的日子挂钩

况且雷伊不是一个喜欢开这种玩笑的人

四人围坐在一起,长久的寂静和疲惫围拢着他们,对于敌人位置和相关情报还是太少,在茫茫宇宙中毫无目的似的寻找无意是大海捞针,有可能还会打草惊蛇,现在所能做的应该只有听天由命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这样

“追踪器运行正常,但队长的生命迹象已经快接近濒死了”卡修斯如实报告着机器发送回来的内容,神情有些担忧

“对方应该使用了空间传送,现在队长的位置离我们这里至少隔了一万光年,过去至少得要一天”

“最近的一个星球是哪个,是否可以进行传送”布莱克说出了重点

“………………就是赫尔卡,这是系统排除掉那些消失的星球后……最好的答案”

“队长可能……救不回来了”
“系统排演后队长的活下来的几率都不到百分之七”

卡修斯感到很不安,不仅仅是这令人寒心的结果,还有一个人

果不其然,分析说出后,那人起身便快步走向了门口

“盖亚,你要去哪?”

“去雷伊那里”
“与其在这里商量还不如快点做出行动,有一秒浪费在这里雷伊就有一秒的危险”

“可是……”

“就算我们到哪里雷伊也可能救不回来了,而且现在过去不知道敌情的我们无疑只是过去加个菜罢了,你这是在——”

“让那个答案见鬼去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老子倒要看看是他加菜还是我砸场子,去他x的鬼数据!谁管这些乱七八糟的鬼玩意儿啊!?”
赤色瞳子里满是火药般刺眼的猩红杀意和突如其来的脏话着实会把人吓一大跳,但这对他们来说已是常态,现在最好的回答就是闭嘴

久经沙场的成熟与稳重感使他暴怒而产生的压迫感不是任何的一个街边混混所能达到的程度,这也有可能是与生俱来的种族优势所导致的

正当众人静静得开始心疼接下来门的惨案的时候,乌云却逼自己散去了
但换来的是有点悲伤的细雨稠稠,上下起伏的情感和理智在做着矛盾的思想斗争

最终战神还是放下了自己的某样东西,说了声对不起。他的眼球充血,肩膀在颤抖,弱小的模样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他要失去某样东西了

“我知道这么做可能会让我们全部人都因为这个丢了性命,我也明白无谋之举会害死所有人…………但——”
盖亚深吸一口气,试着把语气放平,但他发现某种噎在喉咙里的异样情感使他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或许是愤怒,又或许是难以描述的恐惧

“可以的话……”

我需要你们

这是三人从他眼里读出来的,已经不用他那快要分辨不出来的嗓音表达的,龙虾都知道接下来怎么做

他们其实也明白的啊,这到底有什么好顾虑的呢,一开始给每一个人带追踪器那一刻不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一天的吗

愤怒充斥全身,但多年磨合出来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他需要同伴的力量,他需要一切可用的力量。
他不再是那个流浪于各星系之间的传奇了,他是战神,也是现任战斗系精灵王,没有任何一场战争是一个人所能全部摆平的, 更何况……

他需要雷伊,离开他就如同失去生命的人偶,最终只会在某个角落里等待着木头的腐烂

他们也需要

三声椅子挪开的声音同时响起

不一会儿,有人将拳头有力捶在盖亚的身上

“这不是肯定的嘛,雷妈妈是一定要救得啦,只希望他能坚持到我们来的时候……”大地之神苦笑着

“…………”

然后是一张纸巾递了过来
“最好再擦擦鼻涕”

“别在这个时候毁气氛啊……”

再然后是一鞭子扑到了他头上
“耍帅耍的不错呀”红发女神戏谑地赞美道

“……缪斯你——”

“想好后果了吗,敌暗我明,而且万一雷伊真出了什么事……那时……你真的想好了吗”

盖亚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常态

“我明白……但现在时间越久雷伊就越危险”

“可能最后见到的雷伊并不是我想要的那样,但……”

“我只想要雷伊回家,因为我相信他是不会就这样死在了看不到赫尔卡的地方的,所以我要去把他带回来”

语气平淡地像是再说自家饭菜好不好吃的问题一样,有时仅凭自己的直觉就下定决心的人大概也只有他了吧

而那个有时是威胁到雷伊的话

比起宿敌他们更像是彼此的知己,可遇不可求得的命运使他们的关系紧密到任谁也无法分离

谁胆敢对赫尔卡的雷雨有丝杂念,等待他的是另一位精灵王的铁锤制裁

缪斯:“去他喵的兄弟宿敌朋友好人卡,这就是爱情的力量,拒绝反驳”

布莱克:“是【你的雷伊吧】?”

盖亚:“闭嘴!!!”

被遗忘在角落的某雷:“阿嚏!!!”
一样被遗忘在角落的吃瓜老人:“小两口感情真吼呀”